又是新年元旦時,這也是廣州一年演出最旺的季節,從本月開始到元旦後的第一個周末,超過50場演出“擠借貸爆”了廣州的所有大型演出場館,形式種類涵蓋了演唱會、交響音樂會、舞蹈、相聲、戲劇、歌劇等各個方面,在12月31日當天有7場演出陪伴市民跨年。
  廣州新年的演出市場是否真的熱鬧了呢?其實,單就跨年的演出數量也不能與前兩年鼎盛時期的每年10場以上相提並新成屋論,更何況今年還有不少“一定賺錢的拳頭項目”,老面孔也有不少;如果仔細查閱主辦方,便不難發現,外地演出商到廣州試水的情況在今年非常明顯,有些被同行看來屬於“攪局”的行為;而本土演出商越來越冷靜,不想“湊”熱鬧,甚至有些演出商上交“零項目”的答卷。
  不僅是演出商,今年或許是因為受國家廣電總局“限娛令”的影響,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一家電視汽車借款臺發出在廣州舉辦跨年晚會的消息,廣東電視臺僅作為播出製作方參與了一場在海心沙舉辦的跨年演唱會。
  南方日報記借貸者 周豫
  近1設計裝潢個月無間斷演出
  戰線拉長演出商花心思搶觀眾
  從明日開始每天都有新演出在廣州上演,不間斷的演出直至明年1月7日才宣告結束。雖然除卻跨年夜和聖誕夜,很少出現一晚有5、6場演出的密集爆發期,但是一天1、2場演出,近一個月的超長戰線也讓不少業內人士直嘆,“這競爭一年比一年激烈”。
  一個直觀感受便是,相比前些年清一色以“新年”為噱頭的演出,今年種類明顯要豐富得多。一是同門類演出中更加細分,比如舞蹈,除了以往必不可少的招牌譬如“芭蕾舞《天鵝湖》、西班牙弗拉門戈《卡門》之外”,今年包括阿根廷探戈、愛爾蘭踢踏舞、西藏祈福舞劇等多種形式的舞蹈都將上演。
  由於此類舞蹈此前在廣州並不多見,而除了舞蹈原有的感性和感情外,演出亦非常講究高超的舞蹈技巧和視覺感官效果。對於入門觀眾而言,要瞭解其發展歷史和派別事先也須做功課。為此,演出商自然也有“妙招”,演出前以“藝術教育”的形式召集更多的入門級觀眾,免費邀請大師來上課,並普及舞蹈藝術。
  此外,有些演出盡可能通過各種流行化方式貼近年輕觀眾。比如80後嘻哈包袱鋪相聲創始人高曉攀,將這次的表演比喻為“我們不賣火柴,不賣香煙,不賣車子,也不賣房子,我們賣的是樂子。”雖然他有些神神叨叨,但是憑藉著瀟灑颱風,被不少相聲迷戲稱為“相聲界第一帥哥”。他本人就表示:“我要走的路跟郭德綱不一樣,嘻哈包袱鋪的相聲更多是潮流相聲,甚至在舞臺之上還會有舞蹈出現,這種極具活力的相聲演出,將使更多年輕人喜愛。”為了讓觀眾笑得更過癮,他特意將演出設置為“新創+經典”的形式,把從藝10年來說紅的經典段子再度搬上舞臺,讓廣州觀眾笑夠3個鐘頭。
  眾所周知,新民樂《清明上河圖》取材自故宮博物院典藏的北宋張擇端繪的傳世國寶《清明上河圖》,為了讓演出更具畫面感,奏樂的同時,還加入了女聲歌唱的元素。商隊趕集、集市驚馬、汴河兩岸、酒旗迎客……歷史畫捲的局部和細節被具象和放大。
  還有些加入了時下年輕人關註的“亮點”,比如BBC紀錄片《藍色星球》音樂會將巨幅的背景影像融入演出,音樂劇《玩我PLAYME》則以時下音樂選秀為批判焦點,直接掀選秀的“老底”、話劇《風華絕代》主演劉曉慶更是不少老中青三代的偶像。演出商嘗試從不同角度去滿足市民們的喜好,熱鬧非常。
  但由於有些項目進入廣州較早,已經在觀眾心目中有了一定的口碑,比如“爵士名伶”小野麗莎、古典“王子”馬克西姆、“新年必備”的維也納約翰·施特勞斯圓舞曲樂團,以及被稱為“年年有年年看”的《天鵝湖》、《卡門》今年再次出現在新年排期上。
  經過前些年市場的“大浪淘沙”,一些高度雷同甚至魚目混珠的演出今年已經少了很多。去年近10場扎堆比拼的芭蕾舞項目,今年僅剩有現場伴奏的俄羅斯國家芭蕾舞團和聖彼得堡俄羅斯芭蕾舞劇院碩果僅存。
  外地演出商紛紛試水
  內冷外熱,“攪局”還是“繁榮”?
  或許是因為每一年廣州的年末演出熱潮讓外地演出商“眼紅”了,今年下半年以來,廣州的演出市場不斷出現外地演出商的身影,尤其是到了十一二月,這種現象愈演愈盛,包括蔡琴、張敬軒等港台歌手演唱會都有外地演出商到廣州“試水”。
  一方面是外熱,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本土演出商異常冷靜甚至冷清,除了廣州大劇院、星海音樂廳、中山紀念堂等擁有場館、有新年音樂會傳統的演出公司外,剩下的明星巨典、共時文化等幾大演出商都沒有大項目,甚至不少擺出看熱鬧的態度,以“零項目”交差。
  對此,廣州大劇院演出管理中心、營銷管理中心副總監張顯靜坦言,“目前廣州演出市場的整體利潤在下滑,在座位數固定、票價不漲的前提下,成本卻在不斷地升高。”對於政府政策的影響,張顯靜並不否認,但表示“可以借這個機會,讓表演市場回歸到以觀眾為主體”。她表示,“年末演出會在各演出場地和演出商的良性競爭下,讓市場越來越成熟,演出項目越來越豐富,最後受益的絕對是觀眾”。
  記者瞭解到,今年的廣州大劇院新年演出季一連9場“大餐”,囊括交響樂、舞蹈等各類,數量和種類都勝過以往,今年的相聲專場也是他們“開疆闢土”的成果之一。“新項目的市場經營要比老品牌難上許多倍,怎麼適當地介紹給觀眾,開拓新的專賞族群,對我們來說都是挑戰!”同時,她也指出,“我們能不能推出讓觀眾有興趣及觀賞後造成熱烈迴響的項目,是決定演出熱度的關鍵”。
  這種外地演出商“一擁而上”的行為也給本土帶來不少“麻煩”,一位本土演出商直接用“攪局”來形容,他認為這些演出中有創意、有賣點、新意的演出並不多。他直言,“其實今年的經營環境、經濟環境、大氣候讓我們覺得市場不是很好,但外地的演出商不瞭解,所以一擁而上,客觀上雖然活躍了市場,但是拼得頭破血流,最終還是會影響市場秩序”。尤其是有些廣告商充當主辦方,把演出中的不少場次作為包場甚至客戶的“關係場”,大量送票卻抬高了票價,擾亂了市場。這也是為何年末演出“高大上”的劇場類演出爆棚,而流行類偏通俗演出表現普通的重要原因之一。
  “跨年”晚會不再電視臺獨享
  海心沙離人文藝術地標還有多遠?
  廣州在不少演出商眼中是跨年演出的不二之選。前幾年,不僅是本地電視臺會舉辦跨年演唱會,連湖南、江蘇等地方衛視也南下廣州舉辦跨年演唱會。但伴隨著“限娛令”,目前為止廣州沒有任何一個電視臺宣佈舉辦跨年晚會。而一些演出商曾經強推的跨年音樂會、跨年個唱等形式,今年也僅剩一家外地演出商的那英個唱。12月31日當晚廣州有7場演出登場,但是與前些年動輒十幾場的跨年活動,場場都有天王天后助陣的狀況相比,被一部分市民說是“遇冷”也不為過。
  今年依靠著地標做全民互動嘉年華的不是電視臺,而是媒體——南方都市報。其宣稱要打造“跨年城市客廳”的這場“‘1314我們在一起’廣州海心沙跨年晚會”已進入緊張籌備階段,廣州的情侶們只需要在微博上以#1314我們在一起#為前綴,曬出情侶合照,並@南都全娛樂,就有機會成為幸運情侶,獲得海心沙跨年晚會的情侶套票及鑽石世家提供的幸福指環。
  今年廣州的跨年晚會僅有“海心沙”一枝獨秀。海心沙在亞運會時,給廣州掙足了面子,但亞運會後如何利用,各方意見卻一直未能統一,改造方案也再三修改。日前,廣州市城投集團公佈了最新設想,這裡不僅要成為城市景觀地標,還要成為人文藝術地標。某個地方若是要成為城市的人文藝術地標,應該具有歷史底蘊,與這個城市重大的歷史記憶緊密聯繫在一起。又或者,要想成氣候,首先就要將它用起來,並且被市民真正用起來。
  這場跨年晚會幕後製作班底,包括總導演王榮起、音響總監金少剛、舞臺總監於峰等等幾乎都是參與過央視春晚、奧運、亞運等全國大型活動。尤其是音樂總監張徵連續當了8屆央視春晚的音樂總監,包括好幾屆央視的中秋晚會、元旦晚會,當年北京奧運倒計時活動都是他親自操刀。能否真正讓海心沙走向人文藝術地標?試看這次跨年,能否邁出成功一步。  (原標題:新年演出季 主辦方大多“過江龍”)
創作者介紹

42歲

ra60rahtv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